体育赛事的起源与发展

体育赛事是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形成和演进的。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体育赛事的内容、形式、功能以及组织运营方式等都经历了持续不断的演化,大致经历了以下四个发展阶段。

人类的体育活动起源很早,最早的形式应该是自发的、出于生存本能需要的一种身体行为(如猎猎)。历史记录与考古发现的材料表明,早在公元前2700年,中国就有了徒手武术。埃及、亚述与克里特岛等地也出现了弓箭、跳远与球类运动。

早期的人类体育运动往往缺乏独立意义,通常是作为宗教仪式的一部分而具有浓重的神秘色彩。其意义经常被提升到“符号”和“精神”层面。当代规模与影响力最大的人类体育盛会—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便是在古希腊人的宗教祭祀活动基础上演变而来的。信奉多神教的古希腊人,每逢重大祭祀日就会以唱歌、跳舞和体育竞技等方式作为祭祀活动来表达对诸神的敬意。其中,最为隆重的就是对众神之首——宙斯的祭祀。古代奥运会就直接源于这一重大宗教活动。渴望和平的古希腊各城邦之间约定,在奥运会举办期间能够以神的名义进行休战以达到短暂的和平和灾难的减少。从此,对和平的追求就成为奥运会一个永恒的主题和精神内核。在奥运会发源地的古希腊,人们的体育运动观与实践对人类的体育活动与赛事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体育运动在这里不仅普遍受到重视,甚至被视为是一种崇高的活动。古希腊诗人荷马的《伊利亚特》(公元前8世纪)中就曾记述阿奇里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死去的朋友巴托勒特别举行了一场体育竞赛,这是目前为止有关运动比赛最早的记载①。

体育运动竞赛项目最早是以“游戏”的形式出现的,具有从宗教意义上的“神圣”活动向世俗意义上的娱乐活动过渡的性质。如现代足球最早起源于我国汉代“跳鞠”游戏。现代篮球运动则是由美国体育教师詹姆士·奈史密斯于1891年发明的。当时由于冬季人们缺乏室内球类运动,奈史密斯便从工人和儿童用足球向桃子框中投球的游戏中得到启发,设计将两只桃篮分别钉在健身房内两端看台的栏杆上,篮口水平向上,距地面约10英尺,以足球为比赛工具向篮内投挪足球,入篮即得1分,按得分多少来定胜负。因为这项游戏最初使用的是桃篮和球,故名“篮球”②。

以“游戏”形式出现的体育竞赛活动为体育赛事的进一步演进和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育竞技性质的运动相比游戏形式的运动的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运动内容更完整、规范

和系统,并有了相应的严格评判规则。从概念上来看,体育竞赛是在规则的统一规定下,采用公平合理的竞赛方法,运用人体的体能、智慧及所掌握的技战术能力,按特定的形式进行的竞技活动过程。

在体育竞争活动发展的早期,赛事组织举办方与参与者只关注活动内容本身及其结果。

传统的体育赛事由“参赛活动人群(包括运动员、裁判人员与组织管理人员)”竞赛的空间(比赛场地)与物质条件”以及“组织管理”三个子系统构成。赛事组织者对体育竞技活动范围以外的经济、社会、文化乃至科技等环境并不关注。这一方面受传统社会生产力发展低下以及物质与精神生活贫乏的社会环境制约,也与体育赛事本身的影响力难以“溢出”竞赛范围有直接关系。

无论是在世俗意义上的娱乐活动发展演变而来,还是在宗教意义上的敬神与祭祀活动基础上形成,传统体育赛事一个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非功利性”或“公共”性。这可以是在一个社区尺度,也可以是在地区、全国甚至全球(如1984年以前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尺度。公共部门主导成为赛事举办与组织管理的唯一形式。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和科技等元素均已介入体育赛事的发展演变,体育竞赛活动过程变得复杂起来,其内涵和外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表现出“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两个发展向度,而且社会活动中的休闲娱乐类赛事也被纳入体育赛事发展的内容。

在市场经济形式日益成熟的条件上,各企业(或利润中心)与普通民众的“成本意识”也日益增强,“投资收益率”成为各类活动需要考虑的首要因素之一,其中包括体育赛事。

这种特征随着20世纪80年代现代奥运会的转型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84年在美国洛杉砚举办的第23届奥运会开创了通过市场运作体育赛事的先例,并取得可观的赢利。自此以后,商业营销成为体育赛事运作管理极其重要的内容,赛事的电视转播费与广告赞助费等也逐年大幅攀升①。在这种环境下,体育赛事已不仅仅局限于体育竞技活动本身。举办地政府或承办机构在利益驱动和社会公众的压力之下,一方面需要有意识地利用当地的经济与社会文化资源扩展赛事的经营管理业务范围,提供以体育竞赛产品和服务为中心的“事件组合(Events Portfolio)产品与服务。从体育赛事旅游目的地发展的角度看也需要围绕体育赛事补充活动节事,从而使中心节事的效益最大化;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地改进体育竞赛的规程以适应大众的消费需求。这个过程即国外有很多学者所说的“节事或节庆化(Festivalization)”。从1988年汉城(首尔)奥运会开始,以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NBA)为代表的职业选手开始参加奥运会的比赛(而在此之前,职业运动员是不允许参加此项赛事活动的)。这一参赛人员管理规则的转变也是为了适应市场化的要求:职业运动员的竞技水平无疑比业余选手高,并因此可以提供更为精彩的比赛或表演。以此标志性事件为起点,传统的体育赛事在不到半个世纪时间里已经快速发展成为超出纯粹意义上的体育范畴的特殊事件,而发展成为集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多因素为一体的、与外在的环境(尤其是与举办地的经济环境)产生了紧密而又不可分割的、联系的、综合的特殊活动。除了上述三个要素以外,媒体、赞助商、社区公众、志愿者等众多的人群或组织机构也成为体育赛事的重要利益相关者。

具体地说,“网络”是由经济与商务活动中的行为主体在主动或被动地参与活动过程中,通过资源的交换和传递活动过程中发生联系的各种关系总和。简单地讲,网络即关系。企业网络理论作为一种新兴的企业管理理念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市场供需结构快速多变的背景下,现代企业为了提高资源的外部整合能力和减少交易成本,经营理念开始从单纯追求内部业务的一体化向“网络化”(也即逐渐加大与其他相关企业的外部合作并与之建立组织联系纽带)转型。企业网络理论先后经历了基于交易成本的网络理论、基于资源依赖的网络理论和基于经济社会学的网络理论三个阶段。

依据这一理论,体育赛事也是现代这种庞大而复杂的网络的一个“结点”,是以其为中心的产业链上下游环节中具有参与活动能力的赛事行为主体(包括投入品提供者、生产者和消费主体)在各类资源交换、传递过程中发生联系时所建立的各种经济关系的总和。体育赛事(特别是大型体育赛事)的运作需要不同企业、行业部门之间形成稳定的合作“网络”进行合作和协作以降低体育赛事运作的交易成本并提高交易效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