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就是玩命?网红们为了流量真是豁出去了

最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网红开始拿“作死”的极限运动,当作酷炫的炫耀方式来吸引流量。

探索诗和远方。比如8月中旬,就有网友发现,网红们把浙江杭州建德市的一处废弃矿洞打造成了“避暑胜地”。

在小X书上,他们在洞中拍摄并P出各种奇幻照片,打上“全新的未知世界”、“完美避暑胜地”等标签,以自己发现了新大陆而吸引流量。

这些矿洞探险看似刺激有趣,但如果贸然进去,却很危险。就建德这个矿洞来说,里面的洞是相通的,不仅

,而且山壁上的石块和山体有裂缝,随时有被落石砸中的风险。除了矿洞打卡,前面这些帅气的动作,普通人贸然尝试模仿,也都会带来不小隐患。

,危险性不高。看到网红们的表现,评论区很多网友都纷纷表示向往,想要尝试。在大家的认知里,有危险的极限运动是

如果说上面情况还能保持“身残志坚”,那么下面这样的失足就是彻底的悲剧。

这些极限运动,不管网红们宣传有多刺激、好玩,对于大部分“非专业人士”来说,第一反应恐怕都不会去模仿。

坚果油灰洞,是一个热液洞穴,内部温热潮湿,洞穴细长狭窄,结构异常复杂。它于1960年被发现。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探险家们认为从这儿挤过去,像从产道挤出去一样,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产道有多挤,大家感受一下。

但在当时的网红“带货”下,许多游客慕名而来,他们既没有安全意识,也没有准备安全措施就进入该洞穴,在2009年之前,该山洞曾发生了四次人员受困事故,使其一度关停。

2009年11月,26岁的探险爱好者约翰·爱德华·琼斯与弟弟及友人进入坚果石灰洞探险,当他们走到中途时,众人在继续前进和折返之间发生分歧,约翰表示想去产道体验一下重生的感觉。

。尽管路越走越窄,但约翰觉得这是产道,窄也正常,当他来到一个垂直向下的通道时,头重脚轻,脑部充血,这迫使他加速向下爬去,想尽快通过这个关口。结果错误的道路让他做出错误的判断,他努力往下一挤,将自己的头卡在狭小的岩石缝中,再也过不去了。

尽管多名救难人员与志愿者前往营救,但内部特殊的构造让他们想尽办法都无能为力。

由于移出遗体过于困难,最后地主和琼斯的家人达成协议,将洞穴永久封闭,遗体留存于洞穴内。

今年5月份,株洲三名男性潜水爱好者,相约到一处荒废的水下矿洞里探险,该矿坑里面

,水下环境非常复杂。但这仍然没挡住他们的好奇心。当其中两名男子顺利上岸后,却迟迟不见另一名同伴,感觉不对劲的他们寻求救援。最终这名男子的遗体在水下矿洞23米左右一个支洞里被发现。

据救援人员判断,“水下十分浑浊,该男子进入支洞后,辨不清方向,可能是携带的

,无法返回,最终窒息死亡。”矿洞探险外还有跳河、高楼挑战等引发的一出出悲剧,比如,小伙为了流量直播跳河导致自身死亡。

”,所谓”人体炸弹“就是场地有一个高大的气垫,玩家躺在气垫的末端,站在高处的人用力跳到气垫的另一端,躺在末端的玩家就会被弹入旁边的海洋球池中。在弹飞的过程中,普通人由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人体在空中的平衡能力、感知能力几乎为零,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将自己交给命运。

该玩家躺了上去,两个朋友从上面一跃而下,她被弹起,身体180°弯折,脖颈承受身体重量和下坠冲击力,猛地摔进了海洋球池内,当场动弹不得。

因为蹦床伤亡的人不在少数。美国仅2019年就发生了9.8万起蹦床伤亡案例,美国体操教练麦佛森感叹道:“

”时,看着各种极限运动感觉很有趣,但真正玩的时候却吓得瑟瑟发抖。在网上经常能看到游客在玩蹦极时,吓到哭爹喊娘,而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却在想办法让他们“意外”掉下去,使其成为一个个好笑的集锦镜头。

美国加州的特级蹦极表演家、具有上千次蹦极经验的史蒂夫·费特克认为,跳蹦极的危险相当于驾驶

同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蹦极。高度近视不适合剧烈运动,有可能在下落过程中视网膜下毛细血管的破裂而造成暂时性的失明,身体不好的人,也会对人体关节造成伤害,轻者造成骨折、四肢麻痹,严重的造成永久性伤残。

,掉在缝隙中,因为背后有保护绳索拉着,评论区中不仅不觉得危险,反而哈哈大笑。

一边是网红对刺激、酷炫玩法的渲染,另一边是大众对于极限运动危险没有清晰的认知,这样的极限运动不得不让人担心。

并非如此,极限运动的魅力就在于突破生活的常规,探索人类自身的极限,这种与生俱来的冒险和征服自然的欲望无可厚非。

但极限运动,靠着可不仅仅是一腔热血和胆气,真正的极限运动是冷静沉着,是对

“极限”的尊重。2017年6月3日,攀岩运动家亚历克斯·霍诺德不借助任何绳索或安全装备,一个人耗费3小时56分,徒手登上优胜美地国家公园3000英尺高的酋长岩。

他的这一壮举被拍成纪录片。纪录片里对徒手攀岩有一个比喻,它就像是一场只有金牌的奥运会比赛,

。而这场令人惊叹的挑战成功,不是因为亚历克斯天生神力或者胆气爆棚,而在于他在攀爬前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

在进行正式的徒手攀登前,亚历克斯花了近两年时间做准备,他将3000英尺高的岩壁精准拆解成几百个关卡,会带着绳子反复地练习每一段岩壁,寻找最适合的手点和落脚点,在岩壁上用标出

的支撑点,甚至一次次地从同一个位置坠落。在正式挑战开始前,亚历克斯已经对这条近千米的天梯的

。而在挑战过程中,也会在心态不稳、状态不好时果断放弃。这种举世成就靠的是对规则的全面掌控。

这种飞行方式是指运动员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紧贴着高楼或地貌飞行。

飞行的时候,所有空中的动作,都是通过调整身体姿态来完成,包括加速、减速、转弯等。在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

左右,翼装飞行的滑降比约3:1,即在每下降一米的同时前进约三米。这样的速度但凡出现失误,撞到建筑物、地貌,后果可想而知。

因此,它对场地高度、天气情况、设备安全性、身体和心理状态各方面的要求都很高。

翼装飞行中难度最高的是低空翼装飞行,对于一个业余爱好者来说,从零基础到能够进行低空翼装飞行通常需要

,才能掌握这项运动。据专业翼装飞行员张树鹏介绍,在训练时,先要进行跳伞培训,跳够

之后,才能学习高空翼装飞行。积累了100次高空翼装飞行的经验,就可以学习低空跳伞。低空跳伞再积累100次经验之后,才可以学习低空翼装飞行。翼装飞行首次登陆中国得益于杰布·克里斯,他被誉为全球公认的世界最顶尖、最勇敢的极限跳伞运动员。

的天然穿山溶洞——张家界天门洞。天门山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喀斯特高山台地,天门洞则位于其海拔1300多米的绝壁之上。

因为这一壮举,克里斯被誉为“天门第一飞侠”,面对人们的追捧,连杰布·克里斯也感慨称,有时候人们只看到我飞越了天门山,却没有意识到我在安全着陆背后的

。矿洞探险同样需要训练,首先要对洞穴内的各种情况有所了解,同样需要专业的设备和精心准备。

探洞有很多的危险性,比如洞穴内四通八达,像迷宫一样容易迷路,遇到雨季不知道洞内情况,可能会导致失足溺水,洞内土质疏松容易被落石砸中等。

,比如有毒的昆虫或者蛇等等会攻击探洞者。除此之外,洞里潮湿易生霉菌,受伤的时候伤口会比较容易被霉菌感染。

因此探洞时,专业人员会做好充分准备。在行动前,要了解不同洞穴的特征,行动时一定要结伴而行,确保光源、头盔、衣物、食品等各项装备。

。这些规则都是在前人不断受伤甚至付出生命的情况下,从无到有慢慢探索出来的,并不断被修正,让意外发生的情况越来越小。

如果能遵守规则,刻意训练,这种危险在可控范围内变得很小。但极限运动需要刻意练习的必要性,却在网红的镜头下被抹杀了。这对于国内的网友来说,是很危险的。

因为,中国有着全球最复杂的地貌,为各种极限运动提供了物理“温床”。伴随着滑板、攀岩、冲浪等成为冬奥会项目,并受到全民关注,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中

。目前,全球极限运动爱好者大约有10亿人。国内滑雪、滑板、攀岩、小轮车等在内的极限运动的“参与者”约为2亿人。其中,滑板爱好者已达千万。

冰雪运动,更是蕴藏大量极限运动爱好者的“潜力股”。2021—2022冰雪季,国内冰雪旅游人数已经突破3亿人次。

春江水暖鸭先知,2021年以来,国内极限运动相关的投融资案例和规模也不断增加。

可以说,在国内,极限运动将是一个很有“钱途”和前途的行业,会有很多人,因为玩得很好,而一战成名。也一定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极限运动中产生“天门第一飞侠”。

正如全球知名极限运动赛事FISE场地设计师、加拿大滑轮爱好者帕斯卡所说,极限运动不是为了故意放大风险,

。“对我来说,极限运动是控制身体的艺术,通过这种控制和训练,最终使人跌倒、受伤的风险变得更小。”

所以,当下次再看到网红嬉皮笑脸地跑出来给你种草极限运动时,你该想想这人的目的是不是只是为了

?假如他为了博关注把所有的危险都避而不谈,那这样的网红,根本就不配拥有你的“一键三连”。

而假如你是真正生活的勇士,想要征服常人所不能,并且真的通过科学训练并最终达成了自己目标,那所有人都会为你鼓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