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潮正热_沈良_秦浩_自行车

身着头盔、眼镜和骑行服的骑手双手紧握车把外端,臀部提起随身体前移,身体处于半立状态,几下摇车就消失在傍晚的夜幕中。

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随着路口非机动车道的移动栅栏被交通协管员快速拉起,栅栏后的骑行队伍如鱼群般涌入车道,在路灯与夜色的交织下构成一道独特的城市风景。

秦浩曾是夜刷长安街大军中的一员,用他的话来说,“夏天夜晚的长安街,自行车多的跟下饺子似的”。他的自行车刚买没几个月,最初接触骑行是受到公司老板和同事的带动。

近两年,像秦浩一样迷上这项运动的人越来越多,朋友圈也经常能刷到骑行打卡的公里数。受疫情影响被阻挡出游脚步的人们,开始探寻其他走出房门的方式,前一秒还沉浸在露营、滑雪及冲浪,下一秒已经开始研究飞盘、桨板和陆冲。

携程发布的《2022年国庆预测报告》显示,假期前夕,骑行一日游产品热度上涨80%。今年3月底以来,“骑行”的搜索数据陡然攀升,从此前最高的580999直接跃升为2573119。从百度指数来看,疫情这三年的“自行车”搜索热度均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

骑行这项运动究竟有何魅力吸引着众多爱好?年轻人的加入又给这一市场带来怎样的变化?

这个国庆,秦浩单刷了圈里耳熟能详的“京西小老鼠”路线,这也是他继中秋节北上十三陵后完成的第二个破100公里骑程。

“京西小老鼠”是北京最经典的爬坡环线(汽车和自行车搭配)出发以新首钢大桥为起点,途经戒台寺、潭柘寺环岛、潭王路、京拉线公里。

秦浩告诉数科社,这条路线公里的潭王路两个爬坡路段,且路上有很多岔口和急弯,“这一般都是‘大腿’们喜欢刷的路线”。他口中的“大腿”是骑行圈黑话,特指那些骑行能力极强的车友,像他这种刚接触骑行没多久的新人都自嘲为“菜腿”。

但秦浩不仅在国庆假期完成了单刷“小老鼠”的目标,还顺便小骑了一圈二环,这让自称为“菜腿”的他非常有成就感。

秦浩的第一辆公路车是款黑色车身、橘色印花的斯特拉95,当时北京没货,直到7月他去昆明出差才拿下。现在他每天通勤上下班来回十二公里,骑车只要18分钟。

沈良在望京经营着一家传媒公司,今年从海南过完年回京一上秤胖了十几斤,他当下决定开始减肥。沈良说:“跑步一想就懒,健身房怕没长性,唯一能坚持的就是快走。”

但三月份的北京,春寒料峭,以往午休跟他一起散步的同事都开始猫在屋里。某天中午沈良自己下楼,看到辆共享单车,就到马未都大门紧闭的观复博物馆骑了个来回,十公里下来感觉不错。

第二天又骑到鸟巢,结果骑不动了打车回来的。“总体感觉不错,但车不行,咯屁股。”沈良回想起决定买自行车的初衷。

骑行让沈良找到了真正适合的减肥运动,不到一年他瘦了二十几斤。而在这位老板的耳融目染下,公司里越来越多的同事体会到了骑车的乐趣,纷纷走出房门,加入到骑行行列。

今年中秋沈良公司自发组织了一场骑行之旅,沿G6辅路一路北上十三陵,完成了大家的第一个百公里骑程。

沈良发朋友圈感慨:骑行101公里,北上去看山,拨树叶般拨开楼群,有千顷云,万亩水,快哉风。山水如此,千般愁绪也会隐入尘烟。

对于迷上这项运动的人而言,骑行带给他们的不仅是健康、自律,还有走出房门感受到的开阔与自由。

资深骑行爱好者陆风最早接触骑行是缘于高中时看过的一篇“80块带你走西藏”的文章,后来他在大学期间真的走了一趟西藏,选择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1800元的山地车。

陆风记得那是2014年7月,成都到拉萨21天,全程将近2200公里。遗憾的是,他在骑到一半多时,家里有事中途折回了,不过最终队友到了拉萨。

“那条路上骑行的人很多,其实也就是一件平常事,没啥大不了的。”陆风平静回忆道。参加工作后,他在一次从北京到秦皇岛骑行路上弄伤了膝盖,之后就很少骑行了。

在他看来,骑行的魅力在于,比走路快,比开车能更多流连路上的风景。虽然辛苦,但征服高山时会让人有成就感,几十公里下坡速降又让人体会到自由。

算上刚刚提货的Brompton(俗称小布),沈良今年已经买了7辆自行车了。

由于之前骑行打车回来的经历,他最初考虑的是买一辆能塞进后备箱的自行车,在网上一番搜索后,沈良入坑了被誉为折叠车之王的美国大行(Dahon)P8,花了3000多元。

“P8非常好,但是人都爱折腾,我开始追求轻量化,就像相机都能拍照,非追求镜头一样。”沈良开始沉浸在折叠车相关的社交媒体版块,自从又入手辆大行k3 plus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k3 plus很好,但折叠地方有点大”“k3 pro特满意,但人家说折叠车最好的是小布”,沈良去买小布,结果被车店告知至少要等半年,于是回来心急的他网购了辆“国布”,至此已经4辆车了。

后来,沈良又以“配色不好”入手了辆黄色k3 pro,又看论坛推荐买了辆国产飞鱼,再后来,他订的小布到货了。“已经转手了3辆,目前还剩4辆车。”他说道。

沈良最近的新宠小布,是当下折叠车圈里当之无愧的“顶流”。Brompton成立于1976年,是英国最受欢迎的折叠自行车品牌,也是英国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

据Brompton店员介绍,每一辆车都是由伦敦总部工厂技师手工焊接制造而成,而且能根据顾客喜欢定制,优美的设计加上精心的手工工艺自然注定了小布的价值不菲。

在上海Brompton直营店内,整车的标价都在万元以上,而根据车把、变速和轮胎等配件不同,一辆小布的提车价格会更高。重要的是还一车难求,大都没有现货,需要像沈良一样提前几个月预定。

当下相比自行车的定义,小布更像是一件时尚潮流单品,成了骑行社交圈中的硬通货。在二手电商平台,一些绝版配色、品相新的小布甚至存在升值空间,而在小红书搜索小布关键词,相关笔记超过28万篇。

骑行爱好者任飞告诉数科社,折叠车一般适合休闲骑行,对专业骑行需求更高的爱好者更青睐公路车和山地车。

他曾看过一篇文章说万元级别的自行车才是车圈的入门门槛,“太飘了,价格多高的自行车都有,还得根据自己消费水平和需求来啊”。

任飞介绍了几款当下的主流品牌:迪卡侬、捷安特、美利达、TREK和闪电。数科社在电商平台搜索相关品牌发现,售价从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他把骑行玩家主要分两类:业余爱好者和装备党。前者只需要拥有一辆自己认可的自行车即能满足骑行需求,后者除了会对原车高配改装,也更愿意在骑行服、头盔等装备上大下功夫。

“就像玩游戏一样,不氪金也能体会到游戏的快乐,但氪金的快乐肯定更多。”不过在任飞看来,能否感受到游戏本身的乐趣才是最重要的。

自疫情出现以来,北京一家中高端自行车集合店的店面总销量已翻了4倍。今年京东618购物节中,自行车的销量暴涨500%,有的订单甚至排到了2024年。

骑行装备的销量同样火热。京东618数据显示:骑行穿戴装备的成交额同比增长80%,多个品牌的码表、头盔成交额同比增长超过300%。

一家自行车专卖店负责人表示,一方面是由于近来入门级山地自行车受众较大,需求激增造成了供不应求;另一方面,是因为受全球疫情影响,部分自行车零件厂商产能不足,导致某些关键零部件供应链紧张。

据《2021年1-6月中国自行车行业经济运行分析》,一些高端零部件交货期已延长至一年有余,零部件供应问题进一步加剧了从2020年开始的高档自行车短缺。

但一车难求没有让爱好者的骑行热情降温,不少人将目光转向二手交易平台和自行车租赁行当,一家北京自行车公司的租赁业务,已经从“五一”火到了“十一”,尤其入秋后天气逐渐凉爽,周末用车都得提前几天预约。

新人的入圈同样激活了骑行俱乐部生意,为了店铺引流和留住客户,很多车店选择组建骑行俱乐部。

骑行俱乐部普遍分为“费用AA”和会员制两类,后者收费模式主要来自带学员和做活动两部分。当下来看,骑行俱乐部运营成本投入不小,处于教育市场阶段,普遍存在盈利困难。

骑行市场迅速膨胀,带动产业消费升级,造就了国内自行车市场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一面是山地车、公路车、折叠车等运动自行车品牌的狂欢,一面是凤凰、永久等大众自行车品牌的落寞。

以来自中国台湾的中端品牌捷安特和美利达为例,可视为吃到骑行经济红利的两个代表。

2021年,捷安特的母公司巨大集团营收达818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84亿元),同比增长17%,税前净利润13.4亿元;美利达营收达293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6亿元),创下品牌历年新高,税前净利润达14亿元。

相比之下,凤凰和永久的营收加起来,还赶不上捷安特母公司一个零头。今年上半年,上海凤凰旗下19家子公司有9家亏损,凤凰自行车卖了1.5亿,却赚了不到10万元,甚至买不起一辆爱马仕自行车。

但凤凰永久们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纷纷跨入运动自行车品类,探索高端路线,试图乘上这股骑行经济的热潮。

国庆期间,任飞也去夜刷了一次长安街,他骑着车缓慢穿行在骑行队伍里,灯火通明的长安街上车水马龙,一阵夹杂着欢声细语的秋风拂面吹来,他说那是一种久违的感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