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一大学生轮滑27天进藏:收获最大是对自己毅力锻炼

郑旭:会标明每天的出发点、每天的公里数、道路情况,海拔提升,海拔高度都会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是自己一个人滑行吗?有没有同行的小伙伴?

郑旭:最初是自己一个人去,后来出发的第二天遇到山西医科大学骑行的车队,后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路程一样,后来渐渐熟悉,就和他们一起组队。

郑旭:吃饭的问题,基本是饿了的时候找饭店。另外,根据自己的攻略,如果知道第二天路况不好,就提前准备吃的,有些道路开发修建的时间久,周围有没有饭店是知道的。

郑旭:主要是队友的高反,当时有两名队友有高原反应,但不是很严重,而且准备了应对的高反药,稍微照顾一下就好了。

郑旭:当时是下山的时候,滑行速度太快,遇到一个360的弯儿,后面的路看不到,有沙子和石头,我踩上去之后,滑出去了,撞到旁边的护栏上,手和膝盖有伤口,另外撞到了腰。

同行的队友是医科大的学生,他们用自带的药品帮我紧急了处理,腰严重一点,都肿了起来,青紫色,自己站不起来,后来队友带我去了附近的医院,在医院拍了片子,检查没有伤到骨头,就在客栈里休息了几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从7月9日从成都出发,到8月3日抵达拉萨,行程当中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郑旭:其实还好,在做准备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出发前会说路况差,我会查资料看路况,到了地方,其实路况还不错,有的个别危险的地方,塌方区,这个是有心理准备的。

郑旭:要坚持,对自己最大的锻炼就是毅力和恒心,家里人对我的看法可能还是很久以前的我,还不太了解上了大学后,我的改变,这次主要是对自己的一个磨砺。

郑旭:不一定,两三点到达地点,路况不好,花费时间会久。路上滑的时候,累了就找地方坐下歇歇,因为是暑假,路上还有很多骑友,他们也休息的时候,就坐下来一起聊聊天,停下来拍拍照。到了目的地也还有时间,当地一般九点多才天黑,所以还有几个小时可以逛一逛,洗洗衣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