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江达海畅通高效新中国成立70周年水运发展成就之航道篇

航道水深是行轮的“生命线年春华秋实,无数个“曾经”都变了模样。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内河高等级航道为重点的航道建设取得显著成效,通江达海干支衔接的航道网络进一步完善,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进展。

设标点灯、战滩斗水、兴工整治、炸礁除碍、开道引航……新中国成立以来,无数航道人在中国的领导下,秉承服务航道建设、服务流域经济、服务各地百姓的宗旨,勾勒出一幅波澜壮阔的航道巨变历史画卷。

航道水深是行轮的“生命线年春华秋实,无数个“曾经”都变了模样。无数航道人在中国的领导下,秉承服务航道建设、服务流域经济、服务各地百姓的宗旨,设标点灯、战滩斗水、兴工整治、炸礁除碍、开道引航……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内河高等级航道为重点的航道建设取得显著成效,通江达海、干支衔接的航道网络进一步完善,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进展,在中华大地上,一幅波澜壮阔的航道巨变历史画卷磅礴展开。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长江航道员工积极响应中央政府号召,迅速恢复航标,长江全线通航。这一时期,主要是恢复和改善航道生产维护。随着国民经济恢复和“一五”计划实施,长江航道获得新生,建立起了航道管理新体制,航道生产力得到提高,职工积极投入恢复航标、绞滩和打捞沉船等工作。

70年风雨兼程,长江干线航道的建设发展蹄疾而步稳。以1994年长江中游界牌航道整治为标志,国家对长江航道建设的投资力度不断加大,长江航道部门按照“深下游、畅中游、延上游”的建设思路,对长江干线余段重点碍航滩险进行了切实有效的治理——

在下游,实施了罗湖洲、戴家洲、牯牛沙、张南、马当、安庆、黑沙洲、太子矶炸礁、土桥、江乌、口岸直、福姜沙等航道整治工程,实现了下游航道深水化;

在中游,实施了枝江—江口、沙市、瓦马、碾子湾、藕池口、窑监等航道整治工程,有效改善了重点碍航滩段的航道条件,缓解了中游枯水期通航紧张局面;

在上游,结合三峡工程建设,实施了库区助航设施复建、三峡库区航路改革配套建设工程和库区炸礁工程,清除了库尾航道的安全隐患,库区航道得到了根本改善。尤其是泸渝段、叙泸段一、二期航道整治工程实施后,重庆以上河段航道等级提高到三级,并且历史性地实现了干线航道全河段昼夜通航。

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大幕,也开启了我国内河航道建设的新纪元。管理部门顺应改革的潮流,首先从内部管理体制进行改革,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实行了“有水大家行船”的政策,放开并活跃了水运市场。

70年心潮澎湃,在改革浪潮中,西江航运干线采取船闸扩能与航道整治相结合的手段,实施了西江航运干线一期、二期航运工程、贵港至梧州段二级航道整治工程、东平水道航道整治工程、肇庆以下3000吨级海轮航道工程以及碍航闸坝复航工程等,广东段实现3000吨级航道全线吨级航道直达南宁。

“未整治渠化前的西江航道是天然河流,浅滩多,船舶小。现在,航道宽了,水也深了,这对于我们航运企业来说是重大利好。我们的船也从当初的几十吨、几百吨,发展到如今的2000吨、3000吨甚至更大。”说起珠江发展,广西平南县永佳船务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黄永佳显得非常激动和高兴,30多年的从业时间里,他见证了珠江水运的改革和发展。

仅以珠江水系为例,近年来,珠江航务管理局同地方交通港航部门,加快实施西江、北江、右江、北盘江—红水河、柳江—黔江等航道扩能升级工程,珠江水系航道基础设施不断改善,干支衔接、区域成网、江海贯通的珠江黄金水道骨架基本形成。全水系1.56万公里航道中,等级航道已占62.7%,1000吨级以上高等级航道达到2419公里。

航标灯,是行轮的“眼睛”,也是航道辉煌巨变的一个速影。从煤油灯、电气灯、电子灯、白炽灯、二极管灯到如今一体化智能航标灯,航标灯的沧桑巨变演绎出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

1987年元月,第一盏全塑航标灯在长江中游投入使用,开启了“航标灯王”郑启湘的创新之旅。从1987年到2009年,针对航标灯的节能、环保技术,郑启湘及其团队以勇于攻关的创新精神,引发了航标灯的10次革新,推动了新材料、新能源、新技术在航标灯上的应用。

如今,长江干线余座航标已全部更换为新型太阳能一体化航标灯。该型航标灯用LED冷光源替代了使用20多年的白炽灯泡、霓虹灯管,视距大幅增加,一下子由2.5公里提高到了5公里以上,耗电量却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同样高兴的还有航道工人。“太阳能一体化航标灯大大降低了我们的劳动强度和维护过程中的安全风险。”洪湖航道管理处航道员李先斌说。

让“人民满意”的变化还有长江电子航道图的出现。过去,航行于长江上的船舶只能通过纸质航道图查看航道情况,但纸质航道图制作、更新、发布周期长,航行船舶无法及时了解航道变化。2011年12月,长江电子航道图系统上线并进入试运行阶段。方寸绘大江,手掌纳山河,长江航道图这款免费的公益性APP一上线,贴上的标签就是“船员、船企必备的APP工具”,长江上的船员们都亲切地称它为“水上的高德地图”。

“巫峡口以下宽度均在500米左右。西壤口下角娘娘滩建有巴东长江公路大桥,最大通航孔跨度为380米,两主桥墩均在长江中。左侧有神龙溪汇入,西壤口河口宽约400米左右,有船舶进出。”长江航道图APP传来语音播报,“新长江26015轮”的大副拿起手机,对船长韩剑凌说:“这个APP信息报送得真及时,船刚进巫峡语音播报就来了,在APP上面不仅能看到自己的船,旁边的船也看得一清二楚,真是实用。”

对于航运人来说,他们获得了很多信息与帮助。包括每年1500幅电子航道图的及时更新,全线多座水位站的水文数据……船舶用户满意地夸赞:“这真是一项惠民工程!”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相关规划指导下,我国内河航道如长江干线、京杭运河、西江、湘江等相继得到了比较系统全面的治理,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内河高等级航道为重点的航道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我们看到,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释放出“黄金效能”。从1998年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一期工程开工建设,到2018年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试运行,随着日历翻过,航道水深也在一步步“跨栏”:7米,8.5米,10米,12.5米。当年的浅滩上,如今船行如歌,12.5米深水航道从长江口直通南京,远洋巨轮顺畅地在长江口双向通航。

我们看到,京杭运河扩能升级持续推进。1982年开始,我国对京杭运河航道进行整治,相继实施了徐扬段航道整治工程、济徐段航道整治工程、苏南运河整治工程、浙江段航道建设工程以及沿线韩庄、台儿庄、邵伯、施桥、谏壁等一批复线、三线船闸工程。目前京杭运河江苏段主航道已达到二级标准,可通行2000吨级船舶,浙江段“四改三”航道整治工程、山东济宁段“三升二”工程正加快实施。

我们还欣喜地看到,内河航运“通江达海”。新中国成立初期,贵州内河航道均为自然航道,航程短,通航能力差,安全系数低,只有1753公里的航道能通行小吨位的木船和木帆船。从第一个五年计划起,贵州省开始对内河航道进行整治,炸开了赤水河中的吴公岩千年顽石,整治乌江三大断航险滩,结束了千百年来乌江、赤水河分段通航的历史。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贵州省航道建设突飞猛进,乌江、赤水河和两江一河(南、北盘江、红水河)三条出省水运主通道全部整治完工,其他航道等级全面提升。2008年开工建设了贵州省第一条高等级航道——南、北盘江、红水河四级航道整治工程;2014年底启动的“水运建设三年会战”,建成乌江(乌江渡—龚滩)四级高等级航道431公里、南北盘江红水河四级高等级航道364公里,改写了贵州无高等级航道的历史。2017年1月5日, 断航13年的乌江“黄金水道”全线通航,结束了贵州“不沿边、不沿海”的历史,实现贵州千百年通江达海的梦想。截至2018年底,贵州省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3780公里,其中高等级航道里程突破900公里,位居14个非水网省(市)第一。

当然,这一切都源于无数航道建设者们“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执着追求。正如,广大工程建设者先后攻克了一期工程航道骤淤、二期工程地基土软化、三期工程局部航道增深困难等多项重大技术难题,筑起了绵亘近170公里的海上长城,完成了超过3亿立方的疏浚量,才能最终实现航道水深由7米至12.5米的巨大跨越。

近年来,地理信息系统、卫星定位系统、卫星遥感影像处理技术、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为内河港口航道管理信息化提供了技术保障。

在长江干线航道,已初步建成“一主六分七中心、一图一站三平台”的总体框架,航道信息采集和航道养护管理及对外服务能力显著提升。无锡“感知航道”信息化示范工程率先在内河航道使用物联网技术,实现了苏南运河无锡段全天候、全区域、全过程的及时、动态、准确监控。数字航道系统的建设有力促进了航道管理效率的提升,航道动态监测实现数字化,航道养护管理实现可视化,航道信息服务实现网络化。

再看珠江,积极谋划“数字珠江、智慧珠航”建设。珠航局联合广东、广西两省(区)交通运输厅,共同建设珠江航运综合信息服务系统,以信息化带动水运现代化,切实提升服务管理现代化水平。目前,珠江航运综合信息服务系统珠航局项目正式上线试运行。同时,建成了西江现代水运物流监控中心和西江船舶智能过闸系统,实现了枢纽发电、船舶过闸、水运物流信息的一站式管理和调控。

“早期长江航道就是天然状态,治理过程中,大家对生态考虑得不够,为了快速把航道打通,直接用炸药清障,航道疏浚后的弃土也大多往边上推。”长江航道局整治中心负责人何传金说。

“现在我们在整治航道时,从规划、前期、设计、施工全过程全周期贯彻生态保护理念,由‘重补偿’向‘修复与补偿并重’转变。釆用生态材料和结构,淘汰落后工艺,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做好水、岸、滩生态修复,努力实现治理保护两全。”长江航道局技术服务处处长刘怀汉说,“比如,荆江河段有个倒口窑心滩,过去是个大沙洲,枯水期犹如一片沙漠,大风一过漫天黄沙;经过整治后,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大片望不到边的绿色滩涂,当地村民在上面放牛,成群水鸟不时擦着水面飞过,形成了一幅壮美图画。”

资料显示,“十一五”规划实施以来,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内河高等级航道为重点的内河航道建设加快推进,航道建设成效显著,航道结构不断优化,现有三级及以上航道1.25万公里,是2005年的1.45倍。规划的1.9万公里高等级航道作为内河航道的核心和骨干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已有1.36万公里基本达到规划等级,达标率达72%。长江干线年规划标准,西江航运干线提升至二级标准,京杭运河江苏段、珠三角高等级航道网、江汉运河、合裕线等基本建成,长三角高等级航道网达标率64%。

按照水运“十三五”规划安排,预计到2020年我国高等级航道达标率将超过90%。

70年时光,犹如一本历史相册,记录着航道发展的伟大奇迹。过去的发展成果,已是未来幸福的起点。初心不改,虽远不怠,只要有中国的领航开路,只要有千千万万的航道奋斗者扬鞭奋蹄、用实干沿着航道高质量发展之路前进,必将掀起新一轮大改革、大建设、大发展的高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