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极限运动第一人 单车绝技名扬天下(组图)

因为偶然原因,张京坤参加过不少地方电视台的节目录制,也有一定的曝光度。即使不是极限运动的圈里人,很多人也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了张京坤。他曾是山东电视台收视率颇高的《快乐向前冲》连续三周的周冠军,和曾经在春晚一夜成名的“大衣哥”,同为《我是大明星》决赛的前十名。参加过周立波主持的《中国梦想秀》,并梦想成真。甚至被导演安排去参加了浙江卫视的相亲节目《爱情连连看》。张京坤开玩笑说自己也成名了,他曾到菏泽一个村里商店买矿泉水,卖水的大爷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不要钱,好好加油啊!”

在北京和上海的地铁里,一直循环播放着中央电视台《出彩中国人》的宣传片,其中张京坤的一段攀爬自行车表演视频足足有一分多钟。当地铁里来来往往上下班的年轻人盯着屏幕,屏住呼吸,看着他精彩的极限表演发出一阵惊叹声时,站在旁边的张京坤心中一片自豪。

张京坤是一位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青岛人,90后。年纪虽小,但他的攀爬自行车玩到国内“称霸”。曾获得上海国际极限运动大师赛亚军。他说,跟国外极限运动者相比,我们在极限运动思维方面还是欠缺一些。

极限运动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危险。因为长期参加极限训练,张京坤的右腿上布满伤疤。身上已经缝了200多针,有时因为一个动作做不到位,摔下来,一块肉就跟着撕了下来。“你看这里,缝了40多针。”他指着最近留下的伤疤,说得风轻云淡,“这都是小伤”。“当然,如果训练方法得当,保护措施到位,极限运动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容易受伤”,张京坤说。

和所有的极限运动爱好者一样,极限运动也改变了张京坤的生活。“攀爬自行车带我感知社会,了解人生,它改变了我的性格,让我成长和成熟。”

张京坤出生在军人家庭,从小随当兵的父母四处驻地。住在军队大院里,同龄的孩子不多,他从两三岁开始,每天一早听着军号起床,跟着部队参加跑步训练。空闲时间,他跟着当兵的叔叔们烤地瓜、爬树。张京坤从骨子里就喜欢贴近自然的生活,也练就了一副好身板。

三岁左右,父亲给他买了第一辆儿童自行车。他自己偷偷把后面两个起保护作用的辅轮卸下,没玩几天,小小的他已经能在骑行过程中把自行车前轮抬起来,骑到马路牙子上了。

小学二年级时,张京坤一家随部队搬回青岛,住在流亭机场附近。从上学的第一天起,父母从未接送过他。当时,从家到学校有十几公里的距离,父母为了他上学方便,去二手市场买了一辆二手山地车送给他。这可美坏了张京坤。他如获至宝。从家门口骑上车,他一路撒把,脚不落地的骑到学校。

小时候的张京坤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不太爱跟人说话,也不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有一次,他去一个自行车店用自己攒的3000多元压岁钱买车,在车店看见一个正在玩攀爬自行车的人,前轮抬起来,只用后轮在骑行。他当时觉得太神奇了!我也要这么玩。于是,他当天就买了一辆既能骑行又能玩一些简单动作的自行车。

张京坤六年级的时候,攀爬自行车这项极限运动刚刚从国外传进国内。整个青岛玩攀爬自行车的人并不多,圈子很小。他想拜师学几招,但没人搭理他,都觉得他太小。还有人开他的玩笑,“你这么小,会骑自行车吗?至少要年过18才能学。”

真正喜欢的东西总是不容易让人轻易放手。为了混进这个圈子,张京坤没事就去看他们训练,后来为了讨好练车的人,他就主动提出为这些练车的大哥背包拿东西,只要让他跟着看看就行。再后来,他混的熟一点,看见哪位大哥练累了,他就赶紧去买两瓶水送上,“哥,你刚才那个动作怎么做的?”张京坤说,他就是这么小心翼翼学到技术的。

问到一点,他回到家就重复练习,直到把动作做到位。“我喜欢一次次尝试失败后成功的感觉,就像人生一样。”张京坤说。

张京坤在自行车方面很有天赋,很多新动作上手都比较快。就这样练了两年左右,他已经把青岛圈内玩攀爬自行车的选手都PK掉了。有时自己摸索到了新动作,他也愿意与一起玩的大哥分享。虽然他年纪小,但后来大家都改称他为,“坤哥”,“大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