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海上流动大学”去远航领略学员们成长的青春故事

数千海里之外,南海某海域天高云阔,海军山东号航空母舰破浪前行,犁起层层浪花。

从空间看,他们似乎很遥远。如果把时间轴拉长,我们能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交点——这三艘战舰的舰长,最初都是从黄海之滨的一所海军院校走来,从这所院校的训练舰甲板上走来。

这个支队,曾保障4万余名学员随舰实习及出访,多次走出国门开展远航训练,航迹遍及六大洲三大洋,被学员们亲切地称为“海上流动大学”。

时光流转,少年犹在。如今,在这所特殊的“海上流动大学”里,又一批朝气蓬勃的青春面孔,即将驶向深蓝。

本期军营观察,让我们跟随人民海军这支唯一的训练舰艇部队走向大海,领略人民海军学员拔节成长的青春气息。

对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2021届毕业学员陈威来说,邓世昌这个名字,有着特殊分量。

军校生涯中,陈威第一次出海实习,就被分在邓世昌舰。站在甲板上,看着这片平静的海域,陈威总能想起中学课本中那幅海战插图。当军舰第一次靠泊,听到港口的名字,他更是心中一凛——刘公岛。

128年前那场惨烈的海战中,日本侵略者用坚船利炮,打破了北洋水师“亚洲第一”的春秋大梦,给中华民族刻下了甲午之殇。

在今天的训练舰支队,学员实习,必到刘公岛。陈威记得,那次,学员们从邓世昌舰走下来,看着邓世昌的雕像,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的。

其实,这不是陈威第一次和邓世昌“相遇”。初中时,他参加为期一周的海军夏令营,正是在这里,立下了“成为海军、保家卫国”的志向。

“虽然甲午海战是一段屈辱的历史,邓世昌却是一位极富爱国情怀与血性胆魄的海军军官。”陈威说,第一次来,他知道了该走向何方;这一次来,他明白了该如何去走。

那天,他们参观了甲午海战纪念馆,并在“海军公所”前庄严宣誓。回到舰上,官兵们随即组织了一场战备拉动。急促的警报声中,陈威与同学们快速反应,奔赴各自战位,展开实战化操演,一直练到深夜。

长山岛、刘公岛、中街山列岛、一江山岛……翻看训练舰的航经海域,有的是经典海战爆发地,有的是演训对抗练兵场,也有一些特殊海洋环境。

对于学员海上实习的路线设置,支队领导给出这样的解释:走向海洋、认识海洋,再搏击海洋。只有深刻体悟到大海承载的历史厚重感、守土责任感、使命紧迫感,学员们才能以无畏的精神、求索的姿态随舰远航、一路成长。

风浪之中,一条舢板,12名学员。教练一声令下,各舢板同时发力,快速划桨,冲向远方。姚安所在的2号船一马当先,队员们在绕过折返点时高声欢呼。

然而,10分钟后,姚安发现船的位置几乎没变!原来,教练选在退潮时安排他们训练。此刻,他们正逆潮而上,稍有懈怠,便会被潮水推得更远。

“哪条舢板能战胜逆流,向前驶出哪怕一点点,我就算他们完成任务,用机动艇把他们拖回来!”这时,对讲机响起,呼呼的风声中,教练大声喊道。

姚安大吼一声,鼓励大家一鼓作气战胜潮汐。队员们咬紧牙关、用力挥桨。不料,用力过猛,姚安的桨从中折断!此时,其他舢板的吆喝声、划桨声不断从耳后传来,姚安来不及多想,直接侧身趴在舢板边缘,躬着腰身,用断桨使劲划水。

汗珠,不断滴进海里。半小时过去,姚安划到精疲力尽。再次抬头时,他们已经接近初始位置。回到终点之后,姚安与战友们紧紧相拥而泣。

青春飞扬的笑脸、挂着水珠的头发、褶皱破皮的双手……那幅画面,被战友用相机定格下来。后来,姚安把这张照片夹在书页里,背后写着三个字:海之子。

舢板训练、帆船训练、泅渡训练、攀桅训练……一路上,学员们经历着各种各样海上训练课目。姚安不仅领略过潮汐的力量,还经历过风暴的袭击。他渐渐体会到:“与坐在教室里读书写字不同,实习的过程,不仅有期待中的大海,亦有不期而遇的惊涛骇浪。海,变幻莫测,也奥妙无穷。海军军校生,就是为闯海而生。”

而那些常常为学员设置险难课目的教练们,在实习总结会上说,他们从学员身上看到了三种特质:勇敢、血性、担当。

放在平时,没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在毕业实习的海上,陈威经历过一次“不听舰长话”的难得经历。

那是一次搜潜操演。根据通报线索,“敌”潜艇消失的概略位置为某区域东北方向,学员们快速展开绘算,确定10分钟后“敌”潜艇就将进入声呐搜索量程。模拟航海长陈威当即下令,快速向东航行。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声呐部位始终一片平静。这时,舰长冯亮满脸愁云地走进驾驶室,“怎么样,潜艇找到了吗?”“会不会跑到南边去了?”“往南方找找吧!”

舰长语气紧张,让陈威有些不安:是否真的要下令往南?再等下去会不会贻误战机?

驾驶室内,所有人都望着他。陈威眉头一皱,决定最后绘算一遍。可是他怎么算,“敌人”都不可能往南。最后,他一握拳,下达口令:继续向东,向北微调航向。

陈威的判断,成为这次胜利的关键。其实,舰长早就知道对抗双方的态势,但他故意“虚晃一枪”,正是为了考验学员是否具有独立思考能力。他认为,学员听令而行很容易,下令却需要判断和勇气的双重加持。基于业务的自主判断能力,是一名海军军官的必备素养。

走下“火线”,冯亮拍了拍陈威的肩膀,开起了玩笑:“你的战位,还是得你说了算!”陈威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陈威一战成名。与战友们交流心得时,他从味道的变化来形容他的感觉:在学校时,标绘作业只有纸墨的香味,而在这里,更多的是海水的腥味、汗水的咸味,以及硝烟的刺鼻味道,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和“带入感”,让他融入情境、敢于决策。

陈威嗅觉敏感,源于刚出海时的痛苦经历。那时候晕船严重的陈威,只要一闻到油机气味,胃里便翻腾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航行中,陈威经过一次次呕吐,身体逐渐适应了“海的味道”。

“大家看过《三体》吗?”一次课上,江门舰航海部门长顾蕴衡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面对学员们好奇的眼神,顾蕴衡说,一只三维的手,很容易撕碎一张二维的纸,这就是降维打击。而作为未来海上指挥员,如果大家缺乏信息化素养,就相当于比对手少了一个维度,这不是成绩高低的问题,这是事关生死的命门。

于是,舰上专门组织了一场实操考核。由业务部门设置具体情节,要求学员们全员额、全要素、全流程使用作战指挥系统进行操作处置。考核没有时间限制,舰上官兵坐在学员身后,现场考、现场教、现场改,直到他们全部掌握为止。学员李环宇直言:“经历了求学生涯最长的一堂考试,现在,手指对鼠标键盘的触觉,像一种新的肌肉记忆。”

一天深夜,郑和舰在海上抛锚,一艘不明舰船突然开始朝他们移动,值更官陈秋帆迅速读取目标参数,判断其为一艘走锚货船,并采取初步应对措施。一套流程下来,从容不迫。

陈秋帆是舰上的副通信长,刚从学院毕业一年。看到学姐如此清晰的思路,李环宇竖起大拇指。陈秋帆却略有所思地说:“你有没有想过,在这样一个夜晚,如果向我们靠近的不是一艘船,而是一枚导弹,该怎么办?现代战争,时间都是以分秒计的,也许我的临机反应能力还是不够。”听到这话,李环宇内心一震,目光不由再一次投向深邃的大海……

从教室到海上,一路的思维碰撞,让学员们不断找准定位,发现短板。而那些由此产生的挫败感、紧迫感,说到底,都将转化为他们对未来军旅人生的奋斗感。

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直布罗陀海峡……这些在地理课本上浓墨重彩的海上要塞,都写在郑和舰的航泊日志里。

这艘战舰,是人民海军“功勋训练舰”,也是支队的“明星战舰”,学员们习惯将其简称为“星舰”。

服役至今,先后有3万余名学员在这艘“星舰”上加钢淬火。海军现役水面舰艇指挥军官中,每3人就有2人曾在这里实习过。

如它的名字一般,这艘军舰多次远航访问,留下了一段段播撒友谊与和平的故事。对此,邓世昌舰教学实习主任郭铁棒反复跟学员们讲:“中国军人要有捍卫和平的能力。”

学员时期,郭铁棒曾参加郑和舰的环球航行。让他记忆最深的,不是椰风海韵,也不是异域风情,而是远海带来的深刻拷问。

一次,郑和舰在西太平洋某重要海峡水道组织实战化演练。面对海域陌生、风浪大、海况差、水文气象条件不熟等情况,郭铁棒和同学们开展业务工作困难重重,耽误了训练进程。还有一次跨过赤道之后,他发现由于大家还没有将认知切换到南半球,海图标绘频频出错……

这给郭铁棒带来更深的思考:海军是国际化军种,未来战场没有“陌生海域”,只有树立远海思维、练强业务本领,才能在各种不同的风浪中站得稳、立得住。他这样要求自己,后来也这样要求学员。

不过,郭铁棒最近感到了压力。去年的一次实习中,一位学员直言:“现在,军舰上的设备越来越先进,我们学的很多传统作业技能以后也许都用不着了。”

郭铁棒一面欣喜于学员视野的开阔、思维的活跃,同时又严肃地与大家探讨了这个问题。他认为,科技素养是未来指挥员的重要能力模块,但“人”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指挥官的系统思维和战术运用,任何时候都不可或缺。

这个思路,折射出训练舰支队最基本的价值观。许多初次登上训练舰的学员都曾有过这样的疑问:当前,人民海军新型舰艇不断列装,部分训练舰是从一线部队转隶而来,这样的“代差”之下,训练舰的出路在何方?学员们驾驶它们去远航,能否胜任未来岗位?

面对质疑,支队作训科科长王国平常讲这样一个故事:二战期间,有的国家用汽车盖上伪装网,模拟坦克开展训练,照样练出了一批批优秀的坦克兵。

“思维超前,才是真正的领先,才能成为当之无愧的‘明星战舰’。”王国平认为,“海上流动大学”,关键在于“流”字。它代表着与时俱进、时改时新的育人理念,也彰显着支队连接院校、对接部队的职能定位。

对于如何“流动”,按他的理解,至少有三层意思:舰船、教员、学员都要“流动”起来——

近年来,各训练舰带着学员去远航,足迹到达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的陌生远海,把大风浪考核、复杂海区训练等内容纳入课程体系。

各类教学训练研讨交流在支队广泛开展,他们出台了一系列海上实习训练模式改革计划,构建“单舰+编队”的新模式。海上实兵对抗演练中,他们邀请来自3个战区海军的舰艇部门领导、业务尖子全程随舰指导,当起学员的“客串”教员。

不同军兵种、不同层级、不同专业的学员不断来到这里加钢淬火,成为支队流动的新鲜血液。

毕业实习时,陈威在舰上遇到了一群海警学员。穿着不同制服、说着不同术语的他们,与海军学员同学习、同训练、同场竞技,彼此分享海上训练的经验方法。

陈威说,也许有一天,陆军的坦克、空军的战机、火箭军的“东风快递”,都可以跟随海军舰艇一道走向远海,开展联合作战;海警学员童蓁则认为,并不需要这样“兴师动众”,未来海战应该是无人化、小型化、精确化作战,海军指挥官通过网络指挥无人作战平台,岂不是更加令人神往?

时代大潮如一双无形的手,推动他们思考海洋的更多侧面。也许每一届学员讨论的话题都不一样,但当学员们在大海的磨砺中领悟到使命的光荣,观察到未来的走向,他们就能从海上“毕业”了。

“星舰”头顶是星辰、是星光。王国平咂摸学员们的话,欣慰地笑了:“路,就在他们脚下。”

海军某训练舰支队,由海军大连舰艇学院领导管理,是海军唯一一支训练舰艇部队,承担着海军生长军官、水面舰艇现职军官、研究生学员以及外军留学生海上实习训练保障任务,在海军人才培养体系中发挥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被誉为“海上流动大学”。

从近代史上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到人民海军 “小艇打大舰” “海上拼刺刀”的骄人胜绩,再到今天舰艇编队挺进深蓝,历史反复向我们证明:海军发展之基在人才,只有丰富的海上实践,才能练出精兵、锻造劲旅。

如今,海上形势波谲云诡,波涛之下暗流涌动。军事领域的较量大幅度朝海洋转移,新的作战理念、装备、战法不断在海上产生。海洋,是军事技术的“试验场”,军事斗争的“角力场”,更应当是海军官兵百炼成钢的“淬火炉”。

作为海军建设发展的生力军,军校学员处在能力体系培塑的基础阶段,要想树立实战思维、强化军事素养、拓展能力层级,必须不断走向大海、研究大海、搏击大海。

温室的花朵,经不住风雨考验。让学员们在战风斗浪中增长才干,是海军院校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一头连着院校,一头连着战场……训练舰艇部队职能特殊,要想承担为战育人的千钧重任,必须找准自身定位、完善制度设计、创造有利条件,精心打造海上课堂,向海上课堂要效益。

打造海上课堂,树起为战抓教的鲜明导向。训练舰艇部队应当充分发挥“既能作战,又能教学”的功能特性,紧盯海上形势变化,挺立在作战训练最前沿,把战备、训练教育统一起来,让训练内容与作战任务相一致,教学设置与战场环境相一致,训练标准与作战要求相一致,推动人才培养“供给侧”与未来战场“需求侧”精准对接。

打造海上课堂,建立实力雄厚的师资队伍。训人先训己,为师亦为范。训练舰艇部队官兵既是舰员,也是教员,必须扎实抓好基础训练,广泛进行业务拓展,积极扩充能力维度,探索基于信息化战争特点的教学研究。应当建立科学规范的考评机制,实施资格认证,挑选视野开阔、业务精良的官兵站上讲台、传道授业。

打造海上课堂,形成多方供能的闭合链路。海上课堂,是对陆上课堂的延伸和拓展,教学内容进一步抵近前沿、贴近实战,单凭训练舰艇一己之力,往往难以达到最佳效益,只有院校相关部门、训练舰艇部队与一线作战部队凝聚共识、群策群力,把学员远海实习当成一场特殊的军事行动,积极融入战训体系,一体化开展对抗演练,才能保证学员们在前沿实践中心无旁骛地向海求知、向战而行。

在吉林省长春市西南部,一座现代化、智能化、绿色化的“灯塔工厂”拔地而起。2018年,中国一汽新红旗绿色智能小镇等特色产业小镇启动建设,当年上半年,红旗汽车产销量分别增长4.2倍、3.1倍。

长春光机所空间二部科研人员在进行太阳Hα光谱成像仪波长定标试验受访单位供图 最先注意到这一点的,是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长春光机所)空间二部书记李国宁。

水下采油树是水下生产系统不可或缺的核心设备之一,连接来自地层深处的油气和外部的油气运输管道,可以控制油气的开采速度、实时监测和调整生产情况,就像是油气田井口的智能“水龙头”。

近日,电视剧《关于唐医生的一切》首播收官,贯穿全剧的国产全磁悬浮人工心脏研发工作圆满完成,在该片最后一集里,“中国心”成功植入人体。“相比人的心脏供体,VAD的动力可以调节,使用范围广;相比较心脏移植手术,VAD植入手术创伤更小,对患者更有利。

青藏高原的活动断层不仅是地震潜在震源,也是地质灾害严重地带,涉及重大工程抗震和抗断两大问题。地块间的相互作用(逐步向北挤压扩展和向东有限挤出)是近年来巴颜喀拉地块周缘和高原东北部强震频发的主要动力机制。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完成全部既定任务,已于北京时间7月17日10时59分撤离空间站组合体。天舟三号货运飞船于2021年9月20日在海南文昌发射场发射入轨,为空间站送去约6吨补给物资。

由于大量临床需求未被满足,人们亟须大样本、多中心的临床研究来评价其他免疫抑制剂在狼疮肾炎维持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毋庸置疑,本书是中国植物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因而被称为“植物分类学的康熙字典”,可作为《中国植物志》的辅助参考或补充。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啄木鸟为何能够反复用力敲击树干却不损伤它们的大脑。

使用超冷原子量子模拟器,首次在实验上证实了规范对称性约束下量子多体热化导致的初态信息“丢失”,取得了利用量子模拟方法求解复杂物理问题的重要进展。《科学》审稿人认为,该研究“为超冷原子模拟格点规范场理论这一领域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代表了量子模拟研究领域的前沿”。

受婴儿学习方式研究的启发,计算机科学家开发了一个程序,可以学习物体运动的简单物理规则。

7月12日,美国研究人员宣布,他们首次成功将转基因猪心脏移植到两名靠生命维持设备延续生命的病人体内。

根据几十名科学家编写的一份重要政府间报告,全世界有数十亿人依靠大约5万种野生动植物获取食物、能源、药物和收入。

7月14日,中国科学院举行2021年新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颁证仪式暨座谈会。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选举办法》等规定,2021年中国科学院选举产生了6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有5位女性科学家当选。

欧洲“织女星-C”运载火箭13日首次发射升空。欧航局太空运输系统负责人丹尼尔·诺伊恩施万德表示:“今天我们以‘织女星-C’火箭项目为开端,并以阿丽亚娜6型运载火箭作补充,开启欧洲火箭发射事业的新时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